天雨亦晴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你怕是个傻的吧(短,一发完)

好想明明和离离啊(ಥ_ಥ)


你怕是个傻的吧

零.

 
  最近仙界的仙人们总说,北冥的玄武神君傻了。

壹.

 
  玄武神君数年前下界历劫,回来后恍若变了个人一般,沉默寡言,哪还有以前那股子活泼劲儿。

  他向朱雀神君讨了一只黄鹂,整日待在神宫中,来了客人也不接待,任他们去留,只痴傻般地唤那只黄鹂“阿鹂,阿鹂。”

  青龙神君问他“执明啊,你对着一只灵智未开的破鸟唤个什么劲儿?它又听不懂。”

  执明一听转头看了看那只叫得欢快的黄鹂,摇了摇头,随后垂下脑袋看着几上放着的那杯茶,茶杯里倒映着树上的鸟儿,执明微微笑了下,轻念了一声“阿鹂。”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映出了杯中的影子。可青龙神君孟章总觉得被执明温柔注视的是别的什么,而不是那只只会在树上瞎叫唤的破鸟。

  呆了片刻,孟章见执明不理会他,觉得无趣,便打算会去。念在平日里交情颇深,执明难得的起身相送。

  孟章走时重重地叹了口气,拍着执明的肩说:“执明啊,你莫不是在人间磕坏了脑子吧?”执明瞥了眼自己肩上的手,回了句“你才磕坏了脑子。”说完便转身回了神宫中,走远了,便唤“阿鹂,阿鹂!”那只黄鹂应声飞来,落在执明的手上,执明一边用手轻蹭它的小脑袋,一边温柔的注视它。

  孟章远远看着,在心底默默骂了句执明,轻声嘟囔道:“你怼我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么温柔。”语罢,又瞪了眼玄武神君的神宫才转身离开。

贰.

 
  折寿啦!大半个天庭都在喊这句话。

  玄武神君的鸟丢了!

  “这天界也是奇了怪了,不过一只未开灵智的鸟罢了,怎的这般在意?”玄武神君宫中新来的小仙很是疑惑,便随口嘟囔了一句。

  刚好被站在他身旁的小仙听了去,对方长叹了一口气,道:“别看咱们神君大人先下对人爱理不理,看似稳重。神君还小的时候,可是连天帝的玉玺都砸过的。”

  看着对方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又继续道:“神君大人撒起泼来,可着实有几分大闹天宫的架势呢。”

  那新来的小仙忙拽着他的袖子“那我们还是快些去寻那鸟吧。”语罢便一同出了神宫。

  然大半个天庭逛过来,都不见那黄鹂的身影,两人有些焦急,碰巧便见到冲他们走来的月老。

  月老抱着只雪白的兔子,笑眯眯地望着面前的小仙,问:“可是在寻玄武神君的鸟?”

  两人听了,忙点头称是,问他可有见着。

  他揉了把怀中的兔子,说:“劳烦两位知会玄武神君一声,涵谷东南面的那片八百载一岁的梨树开花了。”

  新来的小仙下意识地点点头,应了下来,待月老转身走了,望着他藏青色的背影才想起来“呀!月老大人怎的答非所问啊!”

  年岁长些的小仙偏头想了会儿“大抵那鸟寻着梨花香去了涵谷吧。”片刻又肯定的点了下头“是了,定是如此,咱们快去告诉神君吧。”

叁.

 
   “快帮本君算算,本君的阿鹂去哪了?”

  两人找到执明时,他正拦着几欲老泪纵横的太上老君,似是在问鸟的去向。

  "神君啊!天机不可泄露你莫再难为老夫了。"太上老君扯着自己被执明扯住的袖子欲哭无泪。

  "神君!神君!"新来的小仙忙凑过去"月老请您去涵谷东南那片八百载一岁的梨花林瞧瞧。"

  执明一听,这才放开太上老君的袖子,嘟囔了句"莫澜这是作何?"

  "许是神君的鸟飞到花林去了。"另外的小仙道。

  执明一听,点了点头"知道了。"说着转身往涵谷方向去了。"莫澜说话怎的拐弯抹角的。"他皱眉自语。

  涵谷虽叫"谷",却是一座仙山,天界大半的草木都生长在这里,山中道路曲折,执明七拐八绕才寻着那片才吐蕊的梨花林。

  嗅着梨花淡淡的香味,执明往花林中走去"阿鹂!阿鹂!"他边唤着鸟的名字,边往花林的深处走去。

  过了大概一刻,执明依然不见鸟的踪影,不由得在心里埋怨了月老几句,正欲转身离去,便听到了几声清脆的鸟鸣。

  "阿鹂!"他一阵惊喜,忙寻声望去,便见他的黄鹂鸟站在一棵高大的梨花树的虬枝上,正歪着头看他,听见他的呼喊便雀跃地跳下枝头向他飞来。

  执明忙迎上去,伸手让鸟儿站在手指上。恰巧,一阵风吹过,那阵阵淡香擦过执明的鼻尖,他情不自禁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浸润在这香气中浑身舒爽,舒服地有些困乏。

  他走到梨花树旁,靠着树干坐下,抬手轻抚了下望着他的黄鹂鸟,终抵不过眼皮沉重,头一偏,便睡了过去。

肆.

 
  执明缓缓睁开眼,却发现自己不知身在何方,周遭雾气弥漫,白茫茫一片,但那梨花的香味却只增不减。

  他皱着眉,有些不知所措地环顾四周,须臾,一声鸟鸣,他转头望去,便见一只黄鹂向他飞来,近了又焦急的叫了两声,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似在给他指路。

  本有些犹豫,可想想呆在这也不是办法,执明一咬牙便跟了上去。他跟着鸟儿往前走,莫约一刻后,迷雾便淡了许多。执明心中一喜,觉得跟着鸟儿定出得了这迷境。

  须臾,白雾散去,可执明并没有看见意料中的仙界。崇山,碧水,九曲的桥,竹搭的屋,还有一处小水榭,从未来过的地方,却给了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执明紧皱着眉,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他踏上那九曲桥,无心一瞥,便看见了随意搁置在桥上的两支鱼竿,自己与一红衣人在这垂钓的情景一下闪过执明的脑海。

  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孔,只听见他说:“王上,如今天下安定,你可以安心混吃等死了。”语气中带着一点调侃的意味。

  执明觉着那人十分熟悉,名字就在嘴边,萦纡婉转了千回,就是喊不出来。他晃了晃脑袋,又往竹屋走去。

  屋门被执明轻轻推开,发出了一声轻响,他抬脚跨入竹屋,随意走动了下便拐进了小书房。

  他看见纤尘不染的几案上放了张纸,好奇心驱使,想看上一看,凑近了便见那纸上写了句“执手千秋忘别离”注①字迹甚为眼熟。

  执明又细细一看,不由一惊“这不是本君的字吗?”他自语道。

  正奇怪,便听见几声鸣叫由窗边传来,他转头去望他的鸟儿,唤“阿鹂。”

  停顿了片刻,又自语般的道了句“……阿离。”语罢,一阵天旋地转,执明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伍.

 
  再醒来,却身在那片梨花林中。

  执明抬手按着太阳穴,却见身上盖着一件红绸披风,那艳丽的颜色让他想到了梦中那个看不清眉目的年轻人。他皱着眉环顾四周,正巧有个白衣小仙坐在一棵梨树下看书,便站起来,拿着那件红绸披风走到那小仙面前,问“方才可有人来过?”

  白衣小仙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花神大人来过,这是花神大人给您盖上的。”说着指了指执明捧着的红绸披风。

  花神?执明细细思索了一番,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关于这个花神的一点印象,他又问那个小仙“你可知你们花神大人的名字。”

  那白衣小仙听了直觉得奇怪,我这刚成仙没几天啊,您都在仙界混成老油条了,怎地连花神的名字都不知道,难道真如传言中所说,玄武神君傻了?

  “在下上了这天庭不过数日,只晓得花神大人单名一个‘梨’字,那姓在下实在是不知道。”

  “哪个‘离’?”执明急切地问,手不自觉地抓紧了那件红绸披风。

  白衣小仙细细一想,那花神大人原身是棵梨树,大抵名字也带个“梨”字吧,便回答“应是梨花的梨吧。”话音刚落,他便瞧见玄武神君的那双桃花眼一下黯淡了。

  雪白的梨花瓣带着淡香落在执明捧着的那件红绸披风上,他低着头,额角垂下一缕紫发被风吹的微晃,“阿离,你到底是何人?”他喃喃自语。

  栖在梨树上的黄鹂以为执明在唤它,便轻巧地飞下来,落在执明的肩上。执明偏头看着肩上朝他鸣叫的鸟儿“本君该去人间找找本君落在那儿的东西了。”他想。

陆.

  执明去向天帝请旨,欲往人间一趟,难得天帝没有为难,手一挥,便准了。

  下界时,执明特意带上了那只黄鹂,他想,这黄鹂鸟定能带着他寻回他失落在人间的记忆。

  他显身在一处昏暗的巷子里,周遭堆满了杂物,但能听见不远处喧闹的声音。执明让鸟站在他的肩上,大步走出了巷子。

  外头的街道上很是热闹,叫卖声不绝于耳,执明漫无目的地闲逛,远远地便瞧见一家卖扇的小铺子。

  恍惚间,他脑海中闪过与那叫阿离的红衣人一同步入铺子的画面。

  执明晃了晃脑袋,踏进了那家铺子。

  “阿离,这家的扇子到比宫中那些个匠人做的好看。”说着执明展开了一柄绘了红梅的折扇。

  “你不过是觉着新鲜罢了。”那红衣人说着也拿去一把,徐徐展开,执明凑过去看着那绘了梨花和两只黄鹂的扇面笑道:“这又是梨花又是黄鹂,真当配给阿离呀!”

  “公子?”陌生的声音将执明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在人家店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

  执明尴尬地笑了下,快步出了店铺。

  天界将人间划分为十三个部分,称十三御州司,天界派官吏下界管理。执明找到当地的御州司,借了匹马,便使黄鹂引着路。去寻那梦中故地去了。

  过了大概一个多时辰,黄鹂引着执明入了座山林后便不知去向了,林中草木葱郁,山泉环绕,一派清幽。执明望着山中之景,心口一阵难受,一种难耐地情感积郁着,无可言说。

柒.

 
  执明驾着马凭直觉穿过葱郁的高树,半个时辰后入了一片苍翠的竹林。他绣了金丝的玄色衣袂被风吹地猎猎作响,望着那隐匿在竹林后的故地,他轻叹“终于到了。”

  出了竹林,微风带着江面上的水汽迎面拂来,执明深吸了一口气。郁郁葱葱的重山,烟波浩渺的碧水,曲折萦回的桥,与梦中的景象想去无几。

  “阿离,我们暂时在这住上两个月吧。”执明想起他拥有那个看不清眉眼的红衣人,两人共乘一骑,停在他现在牵马伫立的地方,望着茫茫江烟。

  “好。”他怀中清瘦的人这样回答。

  数瓣雪白的梨花飘飞而来,如同冬日里四散纷飞的雪,花瓣带着淡香落在江面上,随水流到执明面前。

  执明抬手,顺了顺马鬃,牵着马儿,走上了那座萦迂的九曲桥,江面上的氤氲被风一带而来,远远地,执明看见那波澜不惊的江面上漂着一叶浮槎。

  萧声伴着江水,传到执明耳畔,他看见自己一身玄色衣袍,站在筏头撑篙。

  竹筏愈行愈近,那人的面目也逐渐清晰起来,那头似上贡的绸缎般乌黑顺滑的发,衬得他的肤色如玉一般白净,飞斜入鬓的眉下是一双眼尾抹了些许胭脂的美目,眼波沉静,像这条茫茫的江河。他看见那人将萧放下,唤他“王上。”点了口脂的唇微弯。

  “阿离。”他轻声应到,可回应他的却是一江碧水与浩荡江烟。

  执明转头,一声不吭地牵着马,过了九曲桥便将马栓在屋前的一处矮桩上,独自往屋后走去,空气中浮动的香气越发地浓。

  刚走到屋后,两棵依偎着生长的梨树便映入执明的眼,花开得极为繁盛,风一吹那白色的花瓣纷纷落下。

  他想起,他曾经和他的阿离在这埋下几坛酒,当时春光正好,梨花被风吹得纷飞散落“这日子过得到比在宫中自在。”执明边说边将对方鬓角的碎发拂到耳后。

  “王上,政务不得荒废,宫侍将前些日子积的折子送来了。”红衣人说得一脸认真。

  执明一听,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随后又拉起阿离的手往屋前走,边走边嬉笑道“词穷句尽难沾墨,笔断思绝更教难。”注②

  对方一听,无奈一笑“王上啊……”

  执明看着两棵相依的梨树,有些好笑“本君可真是……”

捌.

 
  料峭的春风拂来,梨树上的花瓣擦过执明身际,纷纷下落。执明垂在身侧的手突然被一只骨节分明,肤质细嫩的手握住,就像记忆中的那种触感,他惊讶的转头,声音颤抖“阿离!”

  “王上。”红衣人清冷的面庞被他嘴角噙着的笑一下柔和了。

  执明激动的难以言语,却见他面前的人渐渐被白色的雾气掩去了身影,他紧紧握着那只纤细的手,惊恐地唤着那人“阿离!阿离!”

  “慕容离!”猛然间迸出口的名字带着往昔的点滴一股脑地向执明涌来,他握住慕容离手腕的手不自觉地松开,远远看着酒会上被灯火映衬的面庞,听到自己呢喃了句“当真是个妙人。”斑驳陆离的画面一一闪过,执明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执明是被清脆的鸟叫声唤醒的,头还带着方才的疼痛,落下的梨花瓣积了他一身,他一言不发地站起,抖落身上碎玉般的花瓣,带着他的黄鹂,带着他的黄鹂,欲去找莫澜问个清楚。

  “王上。”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执明定定站在原地,不敢回首,到底要作弄他到何时?

  “王上。”声音更近了,执明感到那只熟悉的手拂过他的手背,握住了他的手。

  执明犹豫着转身,望见的是眉目如画的慕容离,一瞬间,执明觉着鼻子一阵酸涩,忙抬手将对方揽入怀中,对方温暖的体温透过衣袍传递过来,执明哽咽道“阿离,莫要再离开了。”

  对方一听,勾了勾嘴角,抬手轻拍了几下执明的背以示安慰“臣不走了。”

  君还是君,阿离还是阿离。

玖.

 
  执明:“阿离是这天界的花神?”

  慕容离点了点头。

  执明:“……那个王八羔子告诉本君是梨花的梨的?!”

  慕容离:“ ?”

  天界都说,历劫回来的玄武神君在遇到花神大人后性情倒是变回来了,可好像……更为痴傻了……

拾.

    相见欢注③

  西楼可记题红,度春风,残落琼花岁月尽抛空。    香盈袖,离人候,旧忆重。碎玉白梨欣荣,又相逢。





注①.
来自《千秋诉》,是最后一句词,因为开头和最后一个字组起来正好是“执离”就拿来用了。

注②.
是班里的学霸大大写的一副对联,当时整个班都被语文老师逼着写对联,学霸大大有感而发,写下了这么一副。

注③.
我自个填的《相见欢》,专业的小姐姐乱看看,别骂的太狠QAQ。






BY  亦子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