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亦晴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袖子颜色太辣眼睛,就剪掉了,造型是masa的,画的丑是我的锅(ಥ_ಥ)

( •̀∀•́ )哈!

突然想起自己是个耀厨(ಥ_ಥ)

垃圾的摸鱼……

本人(ಥ_ಥ)

萧芜苧:

是我了,没错没错~哈哈哈~

所思在远道:

是的,这就是我。

蹇贤思齐:

和我简直一模一样啊!😂😂😂

崇风:

是我了😃

甜匪:

同人文手的日常xx
(好了我知道了说不定只有我(•͈˽•͈)

【执离】他的一个王八朋友 叁

打比方,没有第二季
有方夜,有萧然,有庚辰,有莫澜,有小胖
没子煜,有小白莲,没有和小白莲的感情戏,他叔叔永远是他叔叔
天权不内乱,太傅爷爷不哎呀,假装威将军是个好人
虽然双王也好吃,但奈何我对君臣爱的深沉
天璇被遖宿灭了
别管尖尖土,我智商不够,看书太少,不想搞事
《你怕是个傻的》的前篇
不知道多久能写完,大概有个二十章左右
不会打仗,各种俗套出没
狗血
日常卡文
小学生文笔,大概六年级水平
OOC严重
别管叶光纪是谁,往后看就懂了,知道了也别说
最后,祝食用愉快

BY:亦子

叁.

  账内燃着炭火,执明刚踏入账内,便感到一阵温暖,暖了他被寒风吹得发僵的身子,也安抚了方才不安的心。

  慕容离已用过早饭,正坐在几案旁看案上放着的折子,那一身红衣架在他有些单薄的身躯上,看得执明无比内疚,又想着方才医丞的话,一颗心直揪着疼。

  “王上?”慕容离见执明盯着自己却不做言语,便开口唤了一声。

  执明一听,忙回过神来,他走上前去将慕容离手中的折子抽走,一手将他揽入怀中,另一手握着他的腕子。

  执明摸着慕容离手腕处那块凸的过分的骨头,开口道:“医丞说你染了风寒,不可劳累,需多休息。”

  “嗯。”慕容离应下,嘴角微微上翘“我自是明白的,几本折子罢了,看两眼,不至于累着。”

  这句话听的执明更为难受,消瘦的身子,冰凉的手,无不在告诉他现下慕容离的憔悴,下意识地,他搂着慕容离的手臂不自觉的用力。

  慕容离看着执明,轻叹了一口气,将手从执明温暖的掌中抽出,环住他的脖颈,然后轻拍了几下他的背,靠在他耳边说:“不过风寒罢了,王上莫要忧心,专心应付战事便是了。”

  “嗯。”

  当时慕容离去往遖宿已八月有余,明面上助遖宿灭天璇,一副遖宿忠臣的模样,暗地里与天权暗度陈仓,在遖宿朝野中安插自己的人手。

  诸侯纷争,天下大乱。国仇家恨是慕容离最放不下的,赤谷城门下遍地的尸骸时常会浮现在眼前,似是在不断地提醒他,慕容离,你以为你的命是谁换来的。

  然长久的阴阳谋略早已让慕容离身心俱疲,他无心做这片破败山河的主人,却希望看见一个河清海晏的盛世,他想,拥有一颗赤子之心的执明,大抵是能做到的,尽管他还没有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君王。

  为了不被旁人抓住把柄,他与执明之间的信,皆是由亲信庚辰亲自递送的。而信中所言,即使正事,偶有的两句问候都能让执明乐上半个月。

  “情爱在天下面前,自然是轻如鸿毛的。”慕容离记得他十五岁时他的父王这么告诉他。

  这可苦了执明,想写两句琐碎之事了解一下心头的相思之情,便会被叶光纪念叨,什么慕容璃日不暇给,没闲情看你的流水账啊,什么要体谅庚辰,翻山越岭送个信不容易啊之类的。

  执明委屈巴巴地想,阿离定是思念我的,只没空写出来罢了,庚辰送信辛苦,我让信鸽送便是了,何况也不过日常琐事,信就算被旁人看了去,也无甚大碍。之后,便着人寻了只极好看的白鸽。

  执明将刚写好的信绑在鸽子的腿上,絮叨了几句“莫要飞错了,定要送与阿离!”

  那白鸽根本不愿理会他,只转过身,抖了抖双翅飞走了。

  执明撇了撇嘴,似乎对白鸽的态度甚为不满。

   他不知道的是,遖宿长史一月前重病去世了,遖宿王痛失重臣与师长,一下就病倒了,曾经所向披靡的枭雄卧在床榻上,面色蜡黄,甚是憔悴。

  毓埥病笃,长史病卒,毓埥又无子嗣,唯一的胞弟远在封地,且醉心书画,不理朝政,这正合了遖宿太尉的意。

  钧天历三百三十二年,遖宿太尉樊隰守(注①)长史,暂理朝政要务。

  樊隰此人心胸狭隘,又是重利轻义的奸邪小人,早不满慕容离一个外族人插手遖宿朝堂,挡了他的财路。

  偏不巧,执明那只信鸽被太尉的手下截了个正着,那信自然也落入太尉手中,本也没什么,信中并无要事,只执明为天权国主,身份着实敏感了些。

  太尉抓住这个,欲定慕容离通敌叛国的罪名,意图判个凌迟(注②)之刑,幸有部分重臣极力劝阻,才定下个压往城东,日后由王上定夺。

  遖宿地处钧天西南,气候高寒,霜降后便寒冷无比。

  城东有关押重犯的监牢,慕容离愿委身受那牢狱之苦,不过是想使点苦肉计,让那些摇摆不定的大臣站到他这边来,遖宿的朝臣大都还算清正廉洁,一个贪污受贿,结党营私的奸臣和一个进退有度,为国为民,却反遭奸臣谋害了忠臣,自然愿与后者站在一起的更多。

  若放在以前,一到监牢的大门能奈他何?却不料,那太尉奸诈,在饮水中下了药,慕容离疏忽不慎,以至寒毒入体。

  遖宿的冬日极冷,雪似鹅毛,铺天盖地的落下,阵阵寒意穿过城东监牢坚固却冰冷的墙,向慕容离袭来。

  慕容离穿的单薄,他靠在一个角落,觉得自己被冻得浑身都没的知觉,慕容离的牢房没有窗,显得无比昏暗,他望着远处狱卒身边的一盏小油灯,微微出神。

  那得微弱的星火在慕容离的注视下轻微跳动了几下,慕容离觉着一阵困乏,却强撑着精神。

  我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断然不能在此结了此生。他这样对自己说。

  慕容离开始胡思乱想,从他的父王母后想到阿煦,又从阿煦想到执明,从赤谷渠(注③)畔摇曳的灯火想到城门下的尸骸蔽野,血流成河,想到天权王宫的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以前他断然是不会想这些的,也没有时间让他想这些,有太多的事要他去做,天权的,遖宿的,以至天璇的。

  慕容离深深吸了一口气,只盼方夜的动作快一点。

  事后,慕容离想,若不是朝中重臣大部分最终选择站在他这边,不断向太尉施压,他又暗地里让方夜在城中传些太尉的谣言,引得百姓不满,御史弹劾,他可能难以挺过来。

  若说半点不怨执明,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慕容离将更多的过失归咎到自己身上,我的计划还有不足,还有那么多变数没有被料到,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这件事执明隔了两个月才知道。

  他拉着庚辰再三威逼利诱才知晓,刚出狱时,慕容离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蜷缩着,冻得嘴唇发紫,不住地颤抖。执明沉默了很久,他的阿离,因为他居然受了这么多苦。

  执明坐在向煦台前的水榭里,当时冬日刚过,春风料峭,仿佛带来了遖宿的寒冷。

  叶光纪到了摞折子放在水榭里的几案上,研了朱砂,正准备开始帮执明批奏折,便看见执明在他诧异的眼神注视下提起笔在折子上,行云流水的写下一行字,边写边说: 

  “是本王任性拖累阿离了。”

  “本王想和他站在一起,而不是如今这般被他护在身后。”

  “本王想要这天下了。”

  叶光纪听的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反应过来,他难得地笑了下“万事多问问太傅吧,为君之道,该由他教给你。”



注①:“守”官阶低的署理官阶高的职务,对古代的官位什么的处于懵逼状态,虽然好像太尉的官阶更高,但这里默认“长史”一职高于“太尉”。

注②:“凌迟”,古代重刑之一,零割犯人肉体致其死亡,宋代时“大逆”“逆伦”“叛国”之类的罪都处以此刑。

注③:“赤谷渠”,我乱写的,人工开凿的河渠,穿瑶光王城赤谷城而过。

 

韩信×张良
在历史同人cp里真的是超级冷,北极圈cp,基本没粮可吃(╥﹏╥)兵仙×谋圣这么棒的设定居然没人吃,真的好气(╥﹏╥)
然后两京
北京×南京
在帝魔与宁杭的夹缝中生存,这种相爱相杀是多么的萌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没人懂(╥﹏╥)
还有言洛
活在南北与龙言的夹缝中_(:з」∠)_当年阿绫还没音源的时候,好多对唱都是言洛啊,港真我是教主的黑暗五部曲入坑的_(:з」∠)_

【执离】他的一个王八朋友 贰

他的一个王八朋友

打比方,没有第二季
有方夜,有萧然,有庚辰,有莫澜,有小胖
没子煜,有小白莲,没有和小白莲的感情戏,他叔叔永远是他叔叔
天权不内乱,太傅爷爷不哎呀,假装威将军是个好人
虽然双王也好吃,但奈何我对君臣爱的深沉
天璇被遖宿灭了
别管尖尖土,我智商不够,看书太少,不想搞事
《你怕是个傻的》的前篇
不知道多久能写完,大概有个二十章左右
不会打仗,各种俗套出没
狗血
日常卡文
小学生文笔,大概六年级水平
OOC严重
别管叶光纪是谁,往后看就懂了,知道了也别说
最后,祝食用愉快

BY:亦子


贰.

  慕容离醒来时已是辰时七刻(注①),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脑中一片混沌,睡得久了,浑身乏力,肩背处略有些酸痛。账里的炭火被熄了,他坐起身来,寒冷的空气灌入被中,冻得他一个激灵。

  “阿离。”执明一身寒气,带着医丞进了营帐,绕过屏风便见慕容离呆坐在床榻上,微微皱眉。他忙过去,将才盖到腰际的锦被往上拉了拉又掖好被角,撅着嘴埋怨“怎么不唤内侍进来,如此呆坐着,着凉了该如何?”

  “见过慕容大人。”医丞站在离床榻稍远的地方,朝慕容离作了个揖。

  “大人不必多礼。”

  “你同他客气什么?”执明对慕容离说,随即朝医丞招了招手,让他到床榻跟前来。

  “那日方夜带你逃出来,路上风雪那么大,看让医丞瞧瞧,莫病了还不知道。”

  慕容离点头,将手从被中伸出,任医丞诊脉。医丞把了脉,两道斑白的眉深深皱着,随后又看了慕容离的眼睛、口舌。执明看着医丞皱起便没松开过的眉,心中一阵不安。

  须臾,医丞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问“慕容大人在遖宿时可是受过冻?”

  慕容离愣了下,看了眼执明才回答“确实。”

  得了慕容离的答复,医丞的眉头皱得更深,仿若一“川”字,他抬眼看了眼执明,欲言又止。

  见了医丞的神色,执明心中一惊,他将慕容离的手放回被中,“说吧。”

  医丞了然,垂首开口道:“大人的身子骨本就不好,又淋了雪,故而染了风寒。”

  执明点了点头,朝医丞摆了摆手,示意医丞出去账外等他。

  待医丞出了帐,执明低下头,凑近慕容离,笑着说:“你莫担心。”慕容离应下,执明这才唤人进来帮他洗漱 自己快步出了帐。

  才停不就的雪又开始下,天空阴暗无光,灰蒙蒙一片,账外寒风刺骨,医丞正小范围内踱步,侯着执明。见执明从账内出来了,他“噗通”一声,毫不在意地上泥泞的雪水,直直跪了下去。

  叶光纪正巧过来,见了这一幕,忙问:“这是怎得?”

  执明也有些懵,忙对医丞说:“你直说便是,本王还能罚你不成?”

  医丞一听,那颗悬了半晌的心才放下些许,硬着头皮开口“还请王上另寻名医,老臣实在没有办法。”

  这下不仅执明,连叶光纪都愣住了,医丞见了,忙将头垂得更低,继续说道:“慕容大人日夜操劳,身子本就有些虚,遖宿冬日酷寒,大人在遖宿这两年冻坏了身子,而且似是中过寒毒,体内的毒素没清干净,早已侵入五脏六腑。再者,前些日子昼夜兼程,一路颠簸又淋了雪,这种种加起,便到了如今这般地步。”

  执明听了并不言语,只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医丞。

  “王上,请节哀。”

  闻言,执明瞪着双目,怒道“阿离这还好好的呢,节什么哀!本王看你是这两年在御医司呆的太舒服了,头上的帽子不想要了!”

  “这……”医丞向叶光纪投去目光,示意他劝一劝执明。

  “庸医。”叶光纪的声音幽幽传来,医丞吓得伏在地上,在泥泞不堪的雪地上抖若筛糠,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他复抬起头,小心翼翼地开口“禀王上 已辞官归田的顾大人大抵有些法子。”

  见执明的面色平静了下来,医丞继续道:“慕容大人的身子这两年不会有什么问题,再过个两三年便会极度虚弱,我等庸医对此的确束手无策,但若是顾大人,定是能保大人性命无忧的。”

  执明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了些许,医丞见了,忙说道:“微臣可先为慕容大人开副温补的方子调理身体,待回了天权再寻顾大人。”叶光纪见执明没什么表示便一挥手,让医丞退了下去。

  “到底都是本王的错。”执明喃喃自语,微凉的雪花落在执明脸上,像极了慕容离手的温度。

  闻言,叶光纪拍了拍执明的肩“说到底,都是那遖宿太师的错。”说着眼中泛起一股恨意。

  “若本王当时不那么任性,私自写信与阿离,那太师怎会抓住阿离的把柄,凭叫他受那牢狱之灾,寒毒之苦!”执明越说越气恼,双拳紧握,指甲陷入肉中,留下一个个弯印。

  “别想了。”叶光纪轻轻推了下执明“进去看看他,莫叫他忧心了。”

  执明点了点头,抖落身上的雪,撩开帷帐走了进去。


注①:辰时七刻即八点四十五,辰时又称“食时”是吃早饭的时间,所以离离这个时候才起,其实已经很晚了_(:3」∠)_

写作必须知道的知识

码住

Tethys:

没文化的我还是马一个备用


蜀江清_萍水窈:



善待穆玄英:







在学海里淹死:















爱问Ta:















1.【十二生肖】
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 
2.【十大名茶】
西湖龙井(浙江杭州西湖区)、碧螺春(江苏吴县太湖的洞庭山碧螺峰)、信阳毛尖(河南信阳车云山)、君山银针(湖南岳阳君山)、六安瓜片(安徽六安和金寨两县的齐云山)、黄山毛峰(安徽歙县黄山)、祁门红茶(安徽祁门县)、都匀毛尖(贵州都匀县)、铁观音(福建安溪县)、武夷岩茶(福建崇安县) 
3.【四大名绣】
苏绣(苏州)、湘绣(湖南)、蜀绣(四川)、广绣(广东) 
4.【四大名扇】
檀香扇(江苏)、火画扇(广东)、竹丝扇(四川)、绫绢扇(浙江) 
5.【四大名花】
牡丹(河南洛阳)、水仙(福建漳州)、菊花(浙江杭州)、山茶(云南昆明) 
6.【四大发明】
造纸(东汉.蔡伦)、火药(唐朝.古代炼丹家)、印刷术(北宋.毕升)、指南针(北宋.发明者无记载) 
7.【古代主要节日】
元日:正月初一,一年开始。
人日:正月初七,主小孩。
上元:正月十五,张灯为戏,又叫“灯节”
社日:春分前后,祭祀祈祷农事。
寒食:清明前两日,禁火三日(吴子胥)
清明:四月初,扫墓、祭祀。
端午:五月初五,吃粽子,划龙(屈原)
七夕:七月初七,妇女乞巧(牛郎织女)
中元:七月十五,祭祀鬼神,又叫“鬼节”
中秋:八月十五,赏月,思乡
重阳:九月初九,登高,插茱萸免灾
冬至:又叫“至日”,节气的起点。
腊日:腊月初八,喝“腊八粥”
除夕:一年的最后一天的晚上,初旧迎新 
8.【四书】
《论语》、《中庸》、《大学》、《孟子》 
9.【五经】
《诗经》、《尚书》、《礼记》、《易经》、《春秋》 
10.【八股文】
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 
11.【六子全书】
《老子》、《庄子》、《列子》、《荀子》、《扬子法言》、《文中子中说》 
12.【汉字六书】
象形、指事、形声、会意、转注、假借 
13.【书法九势】
落笔、转笔、藏峰、藏头、护尾、疾势、掠笔、涩势、横鳞竖勒
14.【竹林七贤】
嵇康、刘伶、阮籍、山涛、阮咸、向秀、王戎 
15.【饮中八仙】
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 
16.【蜀之八仙】
容成公、李耳、董促舒、张道陵、严君平、李八百、范长生、尔朱先生 
17.【扬州八怪】
郑板桥、汪士慎、李鱓、黄慎、金农、高翔、李方鹰、罗聘 
18.【北宋四大家】
黄庭坚、欧阳修、苏轼、王安石 
19.【唐宋古文八大家】
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 
20.【十三经】
《易经》、《诗经》、《尚书》、《礼记》、《仪礼》、《公羊传》、《榖梁传》、《左传》、《孝经》、《论语》、《尔雅》、《孟子》 
21.【四大民间传说】
《牛郎织女》、《孟姜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与许仙》
22.【四大文化遗产】
《明清档案》、《殷墟甲骨》、《居延汉简》、《敦煌经卷》 
23.【元代四大戏剧】
关汉卿《窦娥冤》、王实甫《西厢记》、汤显祖《牡丹亭》、洪升《长生殿》 
24.【晚清四大谴责小说】
李宝嘉《官场现形记》、吴沃尧《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刘鹗《老残游记》、曾朴《孽海花》 
25.【五彩】
青、黄、赤、白、黑 
26.【五音】
宫、商、角、址、羽 
27.【七宝】
金、银、琉璃、珊瑚、砗磲、珍珠、玛瑙 
28.【九宫】
正宫、中吕宫、南吕宫、仙吕宫、黄钟宫、大面调、双调、商调、越调 
29.【七大艺术】
绘画、音乐、雕塑、戏剧、文学、建筑、电影 
30.【四大名瓷窑】
河北的瓷州窑、浙江的龙泉窑、江西的景德镇窑、福建的德化窑
31.【四大名旦】
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 
32.【六礼】
冠、婚、丧、祭、乡饮酒、相见 
33.【六艺】
礼、乐、射、御、书、数 
34.【六义】
风、赋、比、兴、雅、颂 
35.【八旗】
镶黄、正黄、镶白、正白、镶红、正红、镶蓝、正蓝 
36.【十恶】
谋反、谋大逆、谋叛、谋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 
37.【九流】
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 
38.【三山】
安徽黄山、江西庐山、浙江雁荡山 
39.【五岭】
越城岭、都庞岭、萌诸岭、骑田岭、大庾岭
40.【五岳】
(中岳)河南嵩山、(东岳)山东泰山、(西岳)陕西华山、(南岳)湖南衡山、(北岳)山西恒山 
41.【五湖】
鄱阳湖(江西)、洞庭湖(湖南)、太湖(江苏)、洪泽湖(江苏)、巢湖(安徽) 
42.【四海】
渤海、黄海、东海、南海 
43.【四大名桥】
广济桥、赵州桥、洛阳桥、卢沟桥 
44.【四大名园】
颐和园(北京)、避暑山庄(河北承德)、拙政园(江苏苏州)、留园(江苏苏州) 
45.【四大名刹】
灵岩寺(山东长清)、国清寺(浙江天台)玉泉寺(湖北江陵)、栖霞寺(江苏南京) 
46.【四大名楼】
岳阳楼(湖南岳阳)、黄鹤楼(湖北武汉)、滕王阁(江西南昌)、大观楼(云南昆明) 
47.【四大名亭】
醉翁亭(安徽滁县)、陶然亭(北京先农坛)、爱晚亭(湖南长沙)、湖心亭(杭州西湖) 
48.【四大古镇】
景德镇(江西)、佛山镇(广东)、汉口镇(湖北)、朱仙镇(河南) 
49.【四大碑林】
西安碑林(陕西西安)、孔庙碑林(山东曲阜)、地震碑林(四川西昌)、南门碑林(台湾高雄) 
50.【四大名塔】
嵩岳寺塔(河南登封嵩岳寺)、飞虹塔(山西洪洞广胜寺)、释迦塔(山西应县佛宫寺)、千寻塔(云南大理崇圣寺) 
51.【四大石窟】
莫高窟(甘肃敦煌)、云岗石窟(山西大同)、龙门石窟(河南洛阳)、麦积山石窟(甘肃天水) 
52.【四大书院】
白鹿洞书院(江西庐山)、岳麓书院(湖南长沙)、嵩阳书院(河南嵩山)、应天书院(河南商丘) 
53.【四大佛教名山】
浙江普陀山(观音菩萨)、山西五台山(文殊菩萨)、四川峨眉山(普贤菩萨)、安徽九华山(地藏王菩萨) 
54.【四大道教名山】
湖北武当山、江西龙虎山、安徽齐云山、四川青城山 
55.【五行】
金、木、水、火、土 
56.【八卦】
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坎(水)、离(火)、艮(山)、兑(沼) 
57.【三皇】
伏羲、女娲、神农 
58.【五帝】
太皞、炎帝、黄帝、少皞、颛顼 
59.【三教】
儒教、道教、佛教 
60.【三清】
元始天尊(清微天玉清境)、灵宝天尊(禹余天上清境)、道德天尊(大赤天太清境) 
61.【四御】
昊天金阙无上至尊玉皇大帝、中天紫微北极大帝、勾陈上宫天后皇大帝、承天效法土皇地祗 
62.【八仙】
铁拐李、钟离权、张果老、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韩湘子、曹国舅 
63.【十八罗汉】
布袋罗汉、长眉罗汉、芭蕉罗汉、沉思罗汉、伏虎罗汉、过江罗汉、欢喜罗汉、降龙罗汉、静坐罗汉、举钵罗汉、开心罗汉、看门罗汉、骑象罗汉、探手罗汉、托塔罗汉、挖耳罗汉、笑狮罗汉、坐鹿罗汉 
64.【十八层地狱】
[第一层]泥犁地狱、[第二层]刀山地狱、[第三层]沸沙地狱、[第四层]沸屎地狱、[第五层]黑身地狱、[第六层]火车地狱、[第七层]镬汤地狱、[第八层]铁床地狱、[第九层]盖山地狱、[第十层]寒冰地狱、[第十一层]剥皮地狱、[第十二层]畜生地狱、[第十三层]刀兵地狱、[第十四层]铁磨地狱、[第十五层]寒冰地狱、[第十六层]铁册地狱、[第十七层]蛆虫地狱、[第十 八 层]烊铜地狱 
65.【五脏】
心、肝、脾、肺、肾 
66.【六腑】
胃、胆、三焦、膀胱、大肠、小肠 
67.【七情】
喜、怒、哀、乐、爱、恶、欲 
68.【五常】
仁、义、礼、智、信 
69.【五伦】
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 
70.【三姑】
尼姑、道姑、卦姑 
71.【六婆】
牙婆、媒婆、师婆、虔婆、药婆、稳婆 
72.【九属】
玄孙、曾孙、孙、子、身、父、祖父、曾祖父、高祖父 
73.【五谷】
稻、黍、稷、麦、豆 
74.【中国八大菜系】
四川菜、湖南菜、山东菜、江苏菜、浙江菜、广东菜、福建菜、安徽菜 
75.【五毒】
石胆、丹砂、雄黄、矾石、慈石 
76.【配药七方】
大方、小方、缓方、急方、奇方、偶方、复方!    



















【执离】他的一个王八朋友

他的一个王八朋友

打比方,没有第二季
有方夜,有萧然,有庚辰,有莫澜,有小胖
没子煜,有小白莲,没有和小白莲的感情戏,他叔叔永远是他叔叔
天权不内乱,太傅爷爷不哎呀,假装威将军是个好人
虽然双王也好吃,但奈何我对君臣爱的深沉
天璇被遖宿灭了
别管尖尖土,我智商不够,看书太少,不想搞事
《你怕是个傻的》的前篇
不知道多久能写完,大概有个二十章左右
不会打仗,各种俗套出没
狗血
日常卡文
小学生文笔,大概六年级水平
OOC严重
别管叶光纪是谁,往后看就懂了,知道了也别说
最后,祝食用愉快

BY:亦子




壹.

  执明死都没想到,他与慕容离的相遇会是这样的。当时遖宿正下着铺天盖地的雪,雪花积在地上,士兵走过时发出簌簌地响声。执明正在账内听叶光纪分析遖宿王城的兵力分布,账外传来了一阵略显慌乱的脚步声,执明微微蹙眉,抬头便看见一小卒慌慌忙忙地跑了进来,他冻得鼻头有些发红,进来了也不行礼,喘着气道:“王上,有两人正往我们驻军的地方行进。”

  “可疑的抓起来就是了。”执明道,这点小事还要来找他,莫澜和威将军是吃干饭的?

  “王上……”小卒踌躇着开了口“其中一人……是慕容大人。”他的声音愈说愈小。

  执明一听,慌忙站起,满脸不可置信,转而眉眼间浮现出喜色,片刻后反应过来,三步并作两步,往账外去了。

  透过茫茫的雪幕,执明远远地便看见有一群士兵围着什么,他的脚步不自觉的加快,走近了,看见的是浑身是血的方夜,还有被他护着的,面色苍白,神情憔悴的慕容离。

  执明当即愣住,他层曾设想过无数个与慕容离再见面时的场景,无论哪个,他的阿离都是一副霞恣月韵,风光霁月的模样,那会这般病弱,狼狈。

  士卒们见他来了,便自觉的让出来一条路,让他们的王上发落这去了遖宿的“慕容大人”。

  方夜抬头看了眼朝他们走来的执明,解脱般地松了口气,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再也撑不住,一头倒了下去。慕容离欲去搀他,却冷不丁被执明拥进了怀里。

  叶光纪见了,忙对身边的小卒说:“快些去遣医丞来,再找两个人把他抬到账中,这可是天权的功臣,好生照顾着。”说着虚点了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方夜。

  小卒有些懵,不知这叛了天权国的人怎摇身一变成了天权的功臣,但又不敢质疑对方的命令,只得转身去办对方交与的事。

  “本王的阿离,终于回来了。”执明拥着慕容离,感受到他身上的寒意透过衣服传递过来,离别时的不舍与长久的相思伴着寒意一下涌了上来,让执明的鼻子有点发酸。他轻抚着慕容离的背,连手都是颤的,虽书信从未断过,但算来他们这三年间相见的次数一只手便数的过来,他的阿离在遖宿一边要助毓埥灭天璇,一边又要与天权暗度陈仓,等待发兵的时机,这些年过的并不好。

  须臾,执明放开慕容离,抬起右手,用指腹蹭去慕容离面颊上的一点血渍,“辛苦阿离了。”执明的声音带着点哽咽,他的左手握住慕容离的手,拇指磨蹭着对方的掌心,不愿放开。

  “不辛苦。”慕容离轻轻摇头,发饰上的珠玉撞在一起,叮当作响很是好听,就像慕容离的声音。
 
  白雪徐徐落下,沾在慕容离那头鸦黑色绸缎般的长发上,像极了当年向煦台的羽琼花开放时,花瓣被吹落在慕容离发上的情景。

  回忆带来的那点欢愉,似乎要从执明那双桃花眼中满溢而出,他想开口问慕容离可记得当年向煦台如雪的羽琼花,却见对方打了个寒颤,抬头看着落雪的灰暗的天穹,轻叹了一句:“遖宿的冬,还是一如既往的冷。”

  执明一阵发愣,他的阿离这几年过的到底是很不好的,他轻捏了下慕容离发凉的手,笑道:“阿离,外面冷,我们进账里说。”

  他将善后的工作留给莫澜和叶光纪,拉着慕容离进了帐子里,账里正烧着的炭火阻挡住了入骨的寒冷。执明帮慕容离脱去沾了雪有些潮湿的斗篷,拿了件狐毛大氅将慕容离裹住。慕容离正欲开口说些什么,执明又双手捧住他的脸,笑吟吟地打断对方的话头“阿离现下可还冷?”

  执明掌心带着烫人的暖意,紧贴着慕容离冰凉苍白的脸,慕容离有些无奈地看着眉眼含笑的对方,三年过去了,这心性却始终如初,他抬起发凉的手,覆上执明捂着他脸颊的双手“有王上在,不冷了。”

  叶光纪去找执明时已是夜里,执明还没有睡,正对着行军的沙盘发呆。

  叶光纪进了营帐,轻轻掸去积在衣衫上的雪,走到执明面前,正欲开口,便见执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点,阿离歇下了。”说着瞅了眼立在一旁的屏风。

  叶光纪了然,轻声道:“他那侍卫受了好几处伤,倒也没伤在要害,只是失血过多,一直昏迷不醒。”

  “嗯。”执明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怎么了?”叶光纪觉出他的异样“慕容离回来你不高兴?”

  执明摇了摇头“本王自是欢喜不已,只阿离的身子相较去遖宿前,弱了不止一心半点,畏寒,嗜睡,似是病了一般。”

  “大抵是风雪兼程的缘故吧,明个遣医丞来瞧瞧便是了。”执明听后点了点头,不在言语,只摆了摆手示意叶光纪退下。

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是个写文的,不是画画的_(:з」∠)_

无聊到开始画桂圆〒_〒

老王被我画的太魔性了233333
本来还有个法叔的,画的太丑就被我吃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