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亦晴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执离】他的一个王八朋友 贰

他的一个王八朋友

打比方,没有第二季
有方夜,有萧然,有庚辰,有莫澜,有小胖
没子煜,有小白莲,没有和小白莲的感情戏,他叔叔永远是他叔叔
天权不内乱,太傅爷爷不哎呀,假装威将军是个好人
虽然双王也好吃,但奈何我对君臣爱的深沉
天璇被遖宿灭了
别管尖尖土,我智商不够,看书太少,不想搞事
《你怕是个傻的》的前篇
不知道多久能写完,大概有个二十章左右
不会打仗,各种俗套出没
狗血
日常卡文
小学生文笔,大概六年级水平
OOC严重
别管叶光纪是谁,往后看就懂了,知道了也别说
最后,祝食用愉快

BY:亦子


贰.

  慕容离醒来时已是辰时七刻(注①),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脑中一片混沌,睡得久了,浑身乏力,肩背处略有些酸痛。账里的炭火被熄了,他坐起身来,寒冷的空气灌入被中,冻得他一个激灵。

  “阿离。”执明一身寒气,带着医丞进了营帐,绕过屏风便见慕容离呆坐在床榻上,微微皱眉。他忙过去,将才盖到腰际的锦被往上拉了拉又掖好被角,撅着嘴埋怨“怎么不唤内侍进来,如此呆坐着,着凉了该如何?”

  “见过慕容大人。”医丞站在离床榻稍远的地方,朝慕容离作了个揖。

  “大人不必多礼。”

  “你同他客气什么?”执明对慕容离说,随即朝医丞招了招手,让他到床榻跟前来。

  “那日方夜带你逃出来,路上风雪那么大,看让医丞瞧瞧,莫病了还不知道。”

  慕容离点头,将手从被中伸出,任医丞诊脉。医丞把了脉,两道斑白的眉深深皱着,随后又看了慕容离的眼睛、口舌。执明看着医丞皱起便没松开过的眉,心中一阵不安。

  须臾,医丞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问“慕容大人在遖宿时可是受过冻?”

  慕容离愣了下,看了眼执明才回答“确实。”

  得了慕容离的答复,医丞的眉头皱得更深,仿若一“川”字,他抬眼看了眼执明,欲言又止。

  见了医丞的神色,执明心中一惊,他将慕容离的手放回被中,“说吧。”

  医丞了然,垂首开口道:“大人的身子骨本就不好,又淋了雪,故而染了风寒。”

  执明点了点头,朝医丞摆了摆手,示意医丞出去账外等他。

  待医丞出了帐,执明低下头,凑近慕容离,笑着说:“你莫担心。”慕容离应下,执明这才唤人进来帮他洗漱 自己快步出了帐。

  才停不就的雪又开始下,天空阴暗无光,灰蒙蒙一片,账外寒风刺骨,医丞正小范围内踱步,侯着执明。见执明从账内出来了,他“噗通”一声,毫不在意地上泥泞的雪水,直直跪了下去。

  叶光纪正巧过来,见了这一幕,忙问:“这是怎得?”

  执明也有些懵,忙对医丞说:“你直说便是,本王还能罚你不成?”

  医丞一听,那颗悬了半晌的心才放下些许,硬着头皮开口“还请王上另寻名医,老臣实在没有办法。”

  这下不仅执明,连叶光纪都愣住了,医丞见了,忙将头垂得更低,继续说道:“慕容大人日夜操劳,身子本就有些虚,遖宿冬日酷寒,大人在遖宿这两年冻坏了身子,而且似是中过寒毒,体内的毒素没清干净,早已侵入五脏六腑。再者,前些日子昼夜兼程,一路颠簸又淋了雪,这种种加起,便到了如今这般地步。”

  执明听了并不言语,只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医丞。

  “王上,请节哀。”

  闻言,执明瞪着双目,怒道“阿离这还好好的呢,节什么哀!本王看你是这两年在御医司呆的太舒服了,头上的帽子不想要了!”

  “这……”医丞向叶光纪投去目光,示意他劝一劝执明。

  “庸医。”叶光纪的声音幽幽传来,医丞吓得伏在地上,在泥泞不堪的雪地上抖若筛糠,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他复抬起头,小心翼翼地开口“禀王上 已辞官归田的顾大人大抵有些法子。”

  见执明的面色平静了下来,医丞继续道:“慕容大人的身子这两年不会有什么问题,再过个两三年便会极度虚弱,我等庸医对此的确束手无策,但若是顾大人,定是能保大人性命无忧的。”

  执明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了些许,医丞见了,忙说道:“微臣可先为慕容大人开副温补的方子调理身体,待回了天权再寻顾大人。”叶光纪见执明没什么表示便一挥手,让医丞退了下去。

  “到底都是本王的错。”执明喃喃自语,微凉的雪花落在执明脸上,像极了慕容离手的温度。

  闻言,叶光纪拍了拍执明的肩“说到底,都是那遖宿太师的错。”说着眼中泛起一股恨意。

  “若本王当时不那么任性,私自写信与阿离,那太师怎会抓住阿离的把柄,凭叫他受那牢狱之灾,寒毒之苦!”执明越说越气恼,双拳紧握,指甲陷入肉中,留下一个个弯印。

  “别想了。”叶光纪轻轻推了下执明“进去看看他,莫叫他忧心了。”

  执明点了点头,抖落身上的雪,撩开帷帐走了进去。


注①:辰时七刻即八点四十五,辰时又称“食时”是吃早饭的时间,所以离离这个时候才起,其实已经很晚了_(:3」∠)_

评论(3)

热度(12)